博客斯集装房网

180-8652-5758

在偏僻山村,腾讯建了一座集装箱民宿

发布日期:2021-10-09 15:36:53来源:BOXER浏览次数:0

如何用200万元帮助一个贫困山村?

 

今年初,一道难题摆在了腾讯面前。

原本,这是道“简答题”——

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、全面收官之年,广东省第二扶贫协作工作组,组织大型企业、社会组织结对帮扶广西47个国家挂牌督战贫困村。

腾讯作为深圳的企业,主动要求“找脱贫任务最重的村”,于是,和广西河池市都安县大崇村结成了对子。

 

当地扶贫干部提出一个解决方案:村里缺水,这两百万不如用来修路、建水柜。

腾讯“为村”项目组负责人陈圆圆不同意。

水柜解得了一时之需,可是,能帮村民脱贫吗?

扶贫常说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。

但,“渔”是什么?

两百万,又该如何“授人以渔”?

四个月后,腾讯交出一份密密麻麻的答卷。

一名项目组成员夸张地说:“圆圆姐把一个200万的项目做出了2000万的效果。”

过程颇费力气。

在大崇村龙布屯,腾讯搭建了一座集装箱民宿,花钱拓宽了进村的山路。

经过专业培训后,村民获得了民宿的工作机会。还有一部分村民,在项目组的带动下养蜂、种植作物,加工成具有地方特色的农产品……

更加振奋人心的是,民宿将完全交付给村民运营,盈利后,全村人都有分红。

而现实的骨感之处在于,客源来自哪里?真的能帮到村子吗?

 

龙布屯

大崇村龙布屯是牧羊人蒙海金的家乡。

 

大多数时候,海金,和他的羊群游荡在大山的更深处。那里有鲜嫩的草,还有天然的山洞当作羊圈。边上搭个棚子,吃住全在里面。

 

海金的妻子则独自留在家里,养猪、种庄稼,照料4个孩子。

孩子心疼爸爸一个人,不时跑来陪他住上几天。

 

整个大崇村,包括32个有人居住的屯,其中,龙布屯是海拔最高、最偏僻的一个,住着8户人家。

 

村民为了把山羊运到集市上售卖,一人背只羊,徒步下山。

蒙海金说,山路陡滑,要攀着树枝小心地走,一脚踩空时,就连人带羊往下滚。

他们也养猪,但猪体积庞大,又沉,再壮的汉子,也驼不下山。

2009年,龙布屯才第一次用上电。直到今年,村民才有了可以走车的路、楼房、饮用水,以及稳定的网络。

相比给村里通电、通路,再花心思让村民脱贫致富,搬迁是更加低成本的决策。

县里不是没想过让龙布屯的村民搬出去。

阻力来自村民。

蒙海金说,他根本没有信心在县城找到工作,到了山外,没有地,开支将大幅增加——尤其是对孩子多的家庭来说。

隔壁蒙玉明家有9个孩子,对面的队长蒙玉忠家,有10个孩子。

留在山里,是他们成本最低的生活方式。种玉米糊口,养羊换钱,就像半个多世纪前逃难到此的祖辈一样。

贫瘠的物质,孩子心里没有任何概念。

大人们忙着干活儿的时候,稍小的孩子在家门口打闹,互丢泥团、挥着树枝追赶。

哄闹中,一个3岁孩子弄脏了裤子。姐姐拽着他脱下,却找不到干净裤子换上,任他光着屁股乱跑。

变形计

今年春天,陈圆圆到大崇村考察。

站在龙布屯山坡上,她看到了美丽的日出和星空。

“这里多美!肯定会有许多人喜欢这里。”

陈圆圆下定决心——

要在龙布屯山顶上建一座民宿。

以“村民赠股、社会力量集资入股”的方式,盘活大崇村原有闲置的村民合作社,让村民们经营客栈,在客栈获得就业,享受客栈分红……

客栈所有收益归村集体和村民所有,而腾讯,在背后提供义务帮助。比如,带村民参加就业培训、学习客栈经营。

“扶贫先扶智”是陈圆圆向来秉持的观念。

让村民掌握技能、改变陈旧观念的效果,远比直接给予资金支持更有意义。

除了工作机会、稳定的收入来源,交流是一个重要的环节。

于是,陈圆圆在腾讯内部发起了一场试验——让腾讯员工带子女到龙布体验生活去。

这件事一举两得。

一方面,满足城市家长想要“锻炼孩子”的需求;另一方面,变形计将为龙布屯带去稳定客源,同时通过交流改变山里人的观念。

这不是变形计

今年夏天,23个“小鹅”踏上了这趟“变形之旅”。

剧情完全不像我们在综艺节目里看到的那样——没有反转、反转、再反转。

来自远方城市的小游客们,很快和当地孩子玩在了一起。

给同伴起无伤大雅的绰号,是他们迅速拉进距离的方式之一。

比如一对鲁姓父子,在村里收获了独特的绰号:卤蛋、卤蛋爸爸。

另一个方式是整蛊。

女孩子们穿白衣服,披下长发,扮鬼吓人;熟悉地理的孩子们,埋伏在屋顶的蓄水池边,向院子里的孩子洒水。

没有一个孩子“被改造成功”,因为,他们本就不需要被改造。

一位家长说,教育没有速成药,通过七天旅行,让一个问题小孩突然转性,是不可能的。

在更多家长看来,这场旅行的意义在于,开拓孩子的视野,让他们学会理解生活的艰辛,学会关心他人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看——

作为一份扶贫答卷,这场变形计究竟有何意义呢?

山外的家长,带着崭新的教育观念进村,对龙布屯的未来,带来了另一种可能。

——城市来的小孩,每天认真写作业,对于学习问题,家长们看得尤其严厉;而村里的小孩,不管是调皮的,还是听话的,每天有大量时间不是在帮家里做农活,就是在山野间玩乐。

如此鲜明的对比,让海金感到吃惊。

陪海金牧羊时,孩子们嘴馋了有爸爸掏来的野蜂蜜吃,寂寞时有山里的动物作伴……

日子艰苦,倒也和美安逸。

 

一直以来,海金都重视孩子的人品问题,想要教导他们做好人,但在学习上,历来属于“放养式”。

“就算我想教也不懂呀!”

曾经有山外的朋友劝导他,要多让孩子去县城里补补课。那时候,他不以为然。

接触城市家长后,海金开始重新思考孩子的发展问题。

“聪明的孩子不是天生的,是需要培养出来的。”海金说,过去只争一家温饱的他,现在多了一个新的奋斗目标,他要努力赚钱,给孩子们攒学费。

与此同时,龙布屯家长的生育观也在悄然发生改变。

比起邻居们,蒙海金只有4个孩子,还不算多。自从家里来了几波小客人后,他产生了“优生优育”的想法。

“不打算再生了,把现在这4个小孩好好栽培长大。”蒙海金说。

在这份扶贫答卷上,“渔”是旅游产业,是可持续的收入来源,更是正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的教育理念和生育观。

9月1日,集装箱民宿竣工了。

今年国庆中秋双节期间,集装箱民宿9间客房入住满房,接待了19位客人,仅客房收入就超过2万元。

 

按照陈圆圆估算,民宿开业后,在这里工作的村民们的月平均收入将超过两千。

大崇村与外界的地理隔阂无法彻底消除,但在未来,随着一批批外来客进入,村民或将拥有全新的视野,帮助他们更好地维持生计、哺育后代。

望着山巅上的民宿,海金若有所思。

 

他说,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出不了大山了,但孩子们也许可以——

 

要是将来他们能留在外面,那就留着吧,我和我老婆全力支持,绝对不会成为他们的牵绊;

 

要是他们不好好读书,本领练得不够强大,到了外面灰溜溜的,那就回山里来,陪我们养老。